急救先遣队:“我们的对手是时间!”

院前急救“先遣队”还配备了救援直升机设备

11月1日上午,阳光正好,宁德市医院急诊重症监护室里除了机器的滴滴声,只有医护人员匆匆的背影,一切都显得有条不紊,没人知道,昨夜这里经历过怎样的一番惊心动魄。

9点30分,急诊外科主任李承宁正在留观室里忙碌着,询问病情、调整处方、检查伤口、换药……动作快速麻利,巡查一圈后,李承宁又回到了急诊重症监护室,他还惦记着昨晚抢救过来的重度烧伤患者。

“昨天夜里11点,急诊科接诊一位因机械操作不当导致全身大面积烧伤的工人,送进来的时候皮肤多处烧黑、体表渗液,已处于休克状态。” 李承宁回忆道,“抢救4个小时,建立深静脉通路、补钠、补液,弯腰3个多小时才完成烧伤药膏包扎……凌晨4点,患者度过烧伤休克期,生命体征稳定,恢复了意识,转到重症监护室。”李承宁平静地描述这场“生死时速”的抢救,他说,“习惯了就好。”

忙是常态  但不能慌

宁德市医院每年收治急诊病人5万余人次,像这样的“剧情”每天都在上演,近十小时的高强度抢救,在急诊科医生眼中是家常便饭。他们作为医院救治团队的先遣队,承担着急危重症患者的抢救工作,为患者争夺救治时间。

拥有20多年急诊工作工龄的谢宝辉是科室负责人,话不多,也不爱笑,按同事的说法,这样才能应对急诊科紧张繁忙的场面。

一次钡元素集体中毒事件,让每位急诊人记忆犹新。近30名钡元素中毒患者陆续紧急送往科室救治,科主任谢宝辉临危不乱,带领急诊医护人员有序抢救,让这些患者化险为夷,康复出院。

据急诊内科游桂良副主任回忆,事发当天下午3点,一名低钾、肌无力患者被送往急诊科救治,患者症状与普通胃肠炎高度相似,但出现了严重的低钾和肌无力症状。科主任谢宝辉并没有立刻下定论,而是抱着怀疑态度,将其安排在留观室密切观察。

随后,急诊科陆续接到近30名与之症状相似的患者。“如果没有找到病因,患者持续重症低钾和肌无力,会导致呼吸困难窒息致死。”谢宝辉意识到事态严重性,立即启动应急预案,经多方严谨评估,凭借多年急诊临床经验,谢宝辉迅速诊断出这些患者是钡剂中毒,气管插管、解毒剂解毒、补液……连日的对症治疗后,患者皆顺利康复出院。

钟少州是急诊科年轻的骨干医生,“急诊医生,必须要稳”。不久前,钟少州接诊了一位心颤患者,心脏间歇性骤停,这是极为凶险的危重症,他和配班医生轮流对患者进行了两个多小时的胸外按压,“9次除颤才将他从死神手里抢回来。”钟少州说,一次除颤失败就意味着生命之火永远熄灭,所以大家拼全力让他一次又一次恢复心跳,直到病情稳定。

只要有百分之一的希望,就要付出百分之百的努力。医者仁心的承诺不用一再重复,但急诊科的医生们始终这样做。

急诊虽急  不失温度

如果说急诊科是医院的先遣队,那么院前急救就是急诊科的“特种兵”,市医院院前急救队平均年龄还不到30岁。这群年轻的“特种兵”,闻铃而动、分秒必争,年平均出诊6500余人次,日出诊最多30多次。

吴必英是院前急救队里的一名护士,六年前转入急诊科就一直从事院前急救工作。“我喜欢冒险,更喜欢救人。”个性飒爽的吴必英在轮岗后选择留在急诊科。

院前急救的辛苦众所周知,24小时值班,只有起夜,没有休班,更谈不上双休日和节假日,吴必英总笑言:“能第一时间把人救活,这种感觉太美妙。一朝急诊人,一辈子的守护。”

2016年 9月10日晚,宁德市区发生一起两车相撞事故,吴必英和同伴恰巧经过事故现场,伤者斜靠在引擎冒着浓烟的车辆中,口吐鲜血。出于职业本能,吴必英和同伴第一时间展开了急救,为伤者赢得了宝贵的抢救时间。她也因此被广大市民称作“最美90后护士”。面对排山倒海的称赞,吴必英却表示只是做了她应该做的事。

假小子“吴必英”的专业、干练已成为她的职业标签,其实作为急诊人,她还有着鲜为人知的细腻和温暖。

今年6月,金涵路段一名环卫工人被皮卡车撞倒重伤。院前急救队飞驰而出,行车路上遭遇暴雨,到达事故地点时,吴必英和急救医护人员顾不上倾盆大雨,拎着急救箱一路飞奔,看到倒在血泊中的环卫工,吴必英的心紧紧揪着。胸外按压、建立静脉通路……医护人员默契配合,紧急施救在有条不紊地进行着。雨势丝毫没有渐小的迹象,两名随行的120驾驶员用80公分宽度的蓝色医用床单为患者和急救人员支起一张临时雨棚。10分钟后伤者在大雨中恢复了心跳,被紧急送往医院救治。“回到救护车里才感觉到由里到外的湿意,发梢上的水珠一滴滴往下落,头发紧贴着头皮,大家的样子都很滑稽,但在我眼里他们美极了。”

在采访中,院前急救队医护被问起有没有什么业余爱好时,大部分人都笑着摇头。陈胜荣是院前急救里的老前辈,“每周两到三天24小时值班,回到家就想睡觉,唯一的爱好就是睡觉。”他坦然地说道,由于缺少人手,大部分急诊人即使生病了也得坚持在岗,而且由于工作压力大,生物钟严重紊乱,高度绷紧的神经让他们在梦中听见电话铃声,都以为是出诊铃。

院前急救作为抢救病人生命的第一环节,很少有患者完全康复后来感谢他们,但当看到患者脱离生命危险时,他们还是由衷地感到开心。这群可爱的“特种兵”,常年风里来雨里去,坚韧不拔,他们不仅有过硬的急救技术,还怀着一颗善良且柔软的心。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