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乎者也】禾源:75倍望远镜看海

我在渔政船的驾驶舱端起望远镜时,问了声:“师傅,能看看吗?”

“你拿去看,这是75倍的望远镜,看得很远很清楚。”当时我想为什么是75倍,而不是50倍或100倍。当然我不会问这个问题,因为他们的选择肯定是从适宜而定,适宜就是最好的选择。

师傅驾驶这渔政船有30年了,他的选择肯定不会走眼。我把望远镜贴近双眼向前、左、右三个方向看了又看,左右两方山边屋舍俨然,与屋舍相连的便是海上网箱养殖的渔排,近处我还见到了零星浮在海上的泡沫浮球。见着这白色的泡沫浮球,我的问题也浮上脑海,一句话便从双唇喷出:“师傅,这几个泡沫浮球为何不清了,还留在海上。”

“呵呵,这可是过度养殖的见证。清海前有的渔排、海带养殖、龙须菜养殖就养到这里。且使用的就是这种泡沫浮球当材料建渔排与固定养殖缆绳。今天留下几个,就当是过度养殖的警示伤痕。”

海上的风虽带着盛夏的热气,可蔚蓝的海水一波波涌动着洁净和清凉。此时,我在望远镜里看到一艘迷彩的铁甲船,我近乎要喊叫,但我没有,我只说:“军艇!军艇!”

“看得清楚,驶得很快吧!若是清海前,就是这样的军艇,也不比我这船快到哪去,因为当时的养殖近于失控,都把这航道占用为他们的渔田。你可知道,前几年,你看到的两岸,那可是垃圾堆,白色泡沫格外刺目,谁也不愿意多看一眼,谁也不愿意用望远镜去看垃圾风景。”

在这里行船30年的师傅,凭我的理解,应该如同酱缸里的萝卜,咸透到心,早已习惯这里的一切,可我从他的言语与表情上的流露,听到和读到的是他对蔚蓝洁净大海的向往,且深情款款。

渔排、船上,船上、渔排,上上下下,走走停停,看过了蕉城、福安、霞浦各个海域清海后的养殖场。我走在这水上浮道有着别样的感觉,虽说是一百个放心行走,可也有一百个新鲜。有时故意倾下身来感受自己的份量,有时轻步慢行测试渔排灵敏度。前前后后,渔排涌动的总是海波的节奏,轻摇轻晃和我所做的一切毫无关系。我面对着脚下的海水窃窃笑了起来,笑自己的浅薄,笑自己太高估一个人肉身的重量。这种新型渔排,海上渔田,它面对的可是汹涌波涛,是海上台风。自嘲过后便用心体会着网箱里的鱼。晒在海上的阳光比起山间田畴里的,来得恣肆,没有一座山,没有一道梁,也没有一棵树阻挡着,一大片一大片落在海上,就连天的底色也成了海的色彩,就是浪涛一波波推来的也是白炽的波光。

阳光下的网箱,张着主人设定的方口,晨饮朝霞,日吞阳光,夜抿月色,一天天与网箱里的鱼共度着主人满心寄托的日子。网箱里的水涌动的潮汐仿佛就是养鱼人的心跳。澄澈无污是黄瓜鱼生长的要求,也是养鱼人每一滴心血的流淌。主人为了表达对这片洁净大海赋予的欣喜之情,请饲养员设法让鱼跃起来。他轻轻击掌,再投些饵料,网箱的黄瓜鱼便快乐地舞了起来。鱼乐的大概是因为进食,而人乐的是鱼欢,我乐的是这样的场景曾在《听鱼》一文中读过。曾经的听鱼人祭海列阵出发,行驶到大海深处,探竿听声,听到有呱呱之声后,便敲竿唤鱼,而后撒网捕获。出行鱼儿队成行,归航鱼儿队成列,夜出晨归,黄鱼满舱,听鱼人笑容中的皱纹深浅就是船儿吃水的深浅度。这种听鱼人的场景留在岁月烟海深处,而鱼欢人悦的听鱼、看鱼情景则浮在当下的渔排中。

以船为家,以海为田,曾经的岁月有过这段历史,一家几口,一布相隔而居,小小船头冒起的炊烟缕缕祈望着有个脚踏实地的家。而今渔排上也有家,有窗明几净的家,还有雅致别样的家。他们说这是海上民宿,居住在这里可以看海上日出的波光耀金,可以扶竿垂钓,可以看网箱里真鲷巡游,看一条虾误入网箱的惊恐之态。夜里还可以欣赏海上升明月,看海边点点星火,可以听黄瓜鱼呱呱轻咏……渔排上的海上人家成为海上别墅,海上旅游观光的特色民宿。

大海,朝潮涌新浪,晚汐纳碧波,如同呼吸一般,呼出的是清新,吸入的也是清新,需要顺顺畅畅,醒来不咳,寐不打鼾。气顺舒畅是人的追求,更是大海的追求。我没能在大海上呆上一宿,更没能成为海里的一条鱼虾,但我能体会水涨水退的畅意,大概如人喜欢行走于坦途之上,无阻无碍。正如古人所说的“通则灵,灵则达”。如果水受污染,如血粘稠,滴滴挂碍,其通必缓,这水也就失去灵性。可见万物相生相克俱在有度的方圆之中,海水的潮涌汐退一样也不例外。

度,不仅是科学的命题,也是自然的法则,更是人与自然和谐共处的法则。古训中就有“不打三春鸟,不食四月鱼”。把握好度就是智慧之人,明智之举。对这片海域而言,75倍望远镜就是最佳选择,清海控制海域养殖,就是明智之举。这一路我多次端起望远镜,看着碧海蓝天,看着白云悠然,看着齐整整的渔排人家,度随波涌,度随浪平,心中欢乐的刻度因鱼跃潮涌而酣畅抬升。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