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乎者也】陈巧珠:那一弧柔美的曲线

徐烽/摄

阳光在波涛的簇拥下连跃三级,从海平线上升起,借一道道金光,把那轮红日映到了我的窗前。在这样被太阳唤醒的清晨,我一定不会辜负晨景,慢步跑到海边,看着沙滩上留下一弧弧柔美的曲线。我沿着曲线慢慢行走,惴测着昨夜大海在酣睡中,有过一个什么样的梦,是梦到海的浪花绽放到天庭,成为天上的一片花园,还是梦到天上的星星,被鱼儿摘下,成了它们夜游在海里的灯?梦从海底翻滚到海面,又从海面赶着波浪向天上追去,沙滩上的弧线原来就是梦在逐浪中留下的。梦追到天上去了,变成了云,可梦呓还在,正呢喃催生出潮水的涌动,一波一波轻轻向岸边靠拢,咸腥的气息源源不断从空气中弥漫开来。

这种声音、这种气息曾经贯穿着我的整个童年,或许比童年更为久远,可以延伸至前世的记忆。那记忆便是螺号发出的声响,声响又浮在海浪的声音里将我带回远古。那一刻,迎着清辉与潮涌,我的双腿幻化成鱼尾,随着鱼群的攒动,摇摆身姿,穿越昆布森林,穿越大大小小的礁石,游向无尽的深邃纵横。

海面上有几只海鸥低低地掠过,风席卷了夜的黑,一道柔黄的微光从海角忽然亮起,撕裂了黑绸般的夜空,抖落夜的神秘。

海水茫茫,漫到海边,以最柔美的海岸线与山、岛屿,诉说着温柔蜜语。或许是海的宽容,海的博大,让海岸线上的心态放纵,在温柔乡里建起了一望无际的海上渔城。一度稠密的繁华与热烈,背后隐藏着与海一样深的危机。

记得那年我还在三都邮局工作,海上投递工作的安全问题总是让人提心吊胆。有一次海上投递员开着小船驶入一片养殖区内,狭小局促的航道让小船步履维艰,就在他投递包裹的两三分钟时间内,海水涨潮时的冲力将两个网箱并拢在一起,航道瞬间消失,小船在寻找出路的挣扎中侧翻,将渔排上的网箱按压至倾斜。鱼和鸟,一个在海里,一个在天上,但池鱼笼鸟的命运如此相似,人们也常常将它们联系在一起,此刻,网箱敞口犹如牢笼打开的那一刻,网箱内的黄鱼如同冲出牢笼的鸟儿,四处逃散,海洋,成了鱼儿的天空。鱼儿解放,而人则困守,声声呵斥,可喊不开小船的通道。斗姆岛上的螺壳岩也真真切切地能听到他呼喊,可拥堵的航道让它无计可施。它满怀慈悲,也只能在岛上看着他们自救。

看着海,想着靠海吃海的人。他们的欲望是因为群体相比而攀高,他们的贪婪是因为攀比而发酵让人性变质。正如海浪一样,一浪高过一浪,一浪拍过一浪。从一个养鱼人来说,他们还是恪守着“四月不食鱼,撒网开一面”可持续发展的原则。我父亲曾经也是一位养鱼者,熟悉这一口口网箱,网箱里的每一条鱼如柳叶般大小的时候就经过他的手,将它们小心谨慎地放入网箱,每天傍晚,父亲总是拎着一桶桶鱼儿的晚餐,沿着渔排朝网箱内投放。一边投放,一边嘀咕,鱼儿,你可要吃干净,不然这些余下的饵料将会成埋葬你们的坟墓。那是因为黄鱼的铒料,是小鱼小虾碾磨后的浓浆,浓浆倒入海面后,有的还没等鱼儿吃完就沉入了海底。沉下、沉下,一排排网箱,一家家养殖户,一天天投放,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淤积,海如人一样,得三高症状,心跳虽没改变,可心律图不再齐整,终究酿成一场灾祸。

每年春季突发的高温,沉下的铒料在海底酝酿、发酵,导致海水淤滞、缺氧,铁锈红的潮水在涌动,海中所有的小鱼、小虾、大鱼乃至所有生灵都难逃这场浩劫,它们一夜之间翻白。触目惊心的场面,让人强烈感受到大自然的威力与无情。大海发出警示,传递着生与死的玄机。

海,不是只有晨起时的霞光万丈,蔚蓝下的波光粼粼与夜晚的宁静。台风预报上火红的颜色灼伤了靠海吃海人的双眼。暗夜长驱直入,远远地听着激石滩声如战鼓,号角连营不绝于耳,看着潮水如万马奔腾,海岸边暗褐色的礁石如一位战场中冷硬的勇者,铁骨铮铮地抗击着突如其来的战争,以石的刚毅、礁的坚强、岛的不屈,抵御着波涛飞溅时的万箭齐发。

面对大自然的力量,人类如此弱小,甚至不及一株小树小草。只有养鱼人才知道养鱼人欲哭无泪时的缄默,他们站在家中的阳台上,扯着嗓子发出的语言成了一片轻盈的鸥鸟羽毛,一张嘴就被狂烈的风吹得无影无踪,只能硬生生地把满腹酸楚咽进喉管,眼睁睁地看着渔排在狂风巨浪中飘摇。

台风过后,一艘艘小船的残骸在乌云罅隙的逆光中飘散,海面上随处可见成片的垃圾,那是渔排被摧毁破败时留下的腐木、散落的白色塑料浮球以及渔排上的生活垃圾。

凡宇总有警示钟,世间总有醒悟人。置之死地而后生,痛定思痛,有的抉择注定如英雄断腕。2018年,宁德市开启清海,度与效,治与放,奋力拼搏,三年的时光,这块大海的裙裾清尽污垢,又光鲜亮丽起来。三年,就三年,海面上一片蔚蓝与洁净,船帆挺立迎风前行,新型的环保塑胶渔排服贴地匍匐在海面上,以橙色衬托海水的蔚蓝,在海洋上点缀出新意。我站在船头,看见海鸥悠闲地掠过海面,翅膀在阳光的照射下扇动、起飞,成为蓝天下的一道光影,海里的游鱼也学着它的姿态巡游在海中。

海赐予我以宁静与安祥,我想要放歌一曲,可我想还是先听听涛声,踏浪击奏,放出的歌一定要是海的节奏,吼出的味一定要有晚棹的温馨。

不论是在船上还是站在岸边,看彩霞满天,挂帆起航,一帧永不褪色的动感油画就在眼前。一声鸣笛,一艘游轮款款而过,掀起波涛。一对年轻人在船头迎风欢唱,海上弄潮儿的倩影在此时定格。小舢舨摇橹而行,一种海上散步的悠然,撒网抛出的弧度,把心曲描绘。

许多人的故乡是在青山里,我的故乡是碧波簇拥的岛上,海上日出的地方是我想起故乡的起点。满天霞光,金波闪闪,是故乡留在我心中最温暖的风景。我进城后,难得见到这样的风景,我总是选择在傍晚时分,驾着车赶一路晚霞,追影海上的落日余晖。坐在海边,沐着海风,看着霞光里的海岸线,山与海如影随行而不拘,轻涛拍岸,呢喃声声。看着洁净的海水,鱼虾欢跳,闪烁着诱人的金光。山与海,人与鱼,在相望中相互成风景。

此情此境,我知道,渔排里黄瓜鱼的呱呱叫声,不再有感叹,不再有喘气,而是自由自在的欢唱。蔚蓝的大海,在延绵的海岸线中画出了一弧柔美的曲线。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