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 香

到寿宁的第一天,浓浓的,淡淡的,切近萦绕的,悠远飘渺的,丝丝缕缕扑面而来的都是清新的茶香。茶香神清气爽意蕴隽永,却难以用言辞确切表述。我喜闻茶香,陶醉于茶香,远胜于喝茶本身。寿宁山多茶多,难得到访的我们从一个茶园到另一个茶园,再到又一个茶园。遍野茶树,云生雾养,芃芃沛沛,绿意盎然。所到之处,看到的都是茶农茶工们在全力以赴地赶制茶叶。从妇女们手工捡茶,到全自动智能化的摇青,鲜叶萎凋,揉捻,发酵,烘干,直至包装,处处弥散茶清香。

寿宁的茶场、茶业公司都建造在茶山上。四周茶树青青,如阶如梯,层层围拥。龙虎山茶场就座落在寿宁武曲镇的龙山之首,与对面的虎山隔溪相望。文人与茶向来有缘。相传,明崇祯七年,赴任寿宁知县不久的冯梦龙起了个大早,只见东南方不远处的山峰上祥云霭霭,紫气弥漫,渐聚渐浓,凝而不散。冯梦龙断定祥云生处必出祥瑞之物。数日后,借察访之便,沿东南方向一路寻来。不久,便见一大山高耸云端,巍峨俊秀。山下一山岰中的茶树盈盈,新芽身披白毫,枝条红中带紫,在云雾笼罩下,映射出似有若无的淡淡紫气,不禁连声赞叹:“异茶!异茶!”。又见岰口有一农家,竹篱茅舍,屋旁山泉汩汩,清幽雅致。主人好客,汲泉烹茶,以一红一绿两杯相待。未及入口,淡淡清香已扑面而来。冯梦龙情不自禁深深吸了口气,连称“好茶!好茶!”细呷之后,更觉神清气爽。主人告之,此茶唯此地独一味,系清明前后,采岰中茶树之芽心,以祖传之法精制而成。明前为绿,明后为红,以屋旁清泉烹之,方得如此芳冽清醇,香润微甘,余韵袅袅之味。冯梦龙边听边品,频频点头,并断定此茶即为所寻之祥瑞之物,于是大力倡导植茶。自此,寿宁环长溪百里诸山皆产茗,茶香馥郁绕千家,与谷、麦、豆、麻同列五谷。

就在当年冯梦龙品茗之地,我们汲“梦龙泉”,品“梦龙茶”。经过春之雨露滋润,茶香逼人,口感醇厚绵和。顿觉清火,明目,安神,通全身不畅之气,也算是遵循节气养生了。品茶如品人。袅袅茶香中,我仿佛看见一些飘忽的身影从山中草木间隐约而来。他们植根于天地之间,汲取日月精华草露清明,又各自历经命运的风雨霜雪,曝晒蒸烤,揉搓磨难,方修得缕缕生命的芬芳。

蜜香,是苦难和时间的发酵酿出的甜美,改变了她原初的淡而无味;桂花香、玫瑰香、枣香,无论富贵贫贱,遭际如何,始终相信人间有爱,世界美好;薄荷香、兰花香,即便举世皆浊,毁我谤我损我,依然冰心一片,清逸幽雅;艾草香,是江湖已老,世事洞明,人情练达,善良里有锋芒,药香治人也治己,提醒世间依然有苦难;原野香,是野生茶质朴落拓清风明月,不受羁绊天辽地阔;木香与花香、蜜香的高扬不同,谦恭温和,沉静自然,淳朴含蓄不张扬,是隐居多年后自然散发的草木清香;陈香,是岁月递增的留影,随岁月的积淀愈益深沉芬芳,有贵族世家老木家具的气息,却又深蕴活力;松烟香,既有俗尘的亲近平易,又有世外的白云缥缈。

其实,没有哪一种茶香能够描述。非烟非水,非云非雾,只在呼吸之间,却又缥缈隐约,流动变幻,比烟水云雾更难把握,但能确定的是:世间没有不好的茶香。好茶自在每位品茶者的心中。茶香,属于精神和灵魂,是人格品质的馨香。

茶香,让我想到寿宁这方土地上与之最相近的另一种清香——书香。

茶,清心宁静,淡泊致远,最与书生意气相宜。一卷书,一杯茶,天地自在,日月安详。崇尚品茶的地方,多半崇尚读书。寿宁人爱读书,会读书,我自小耳闻。以品茶之清净心来读书,以书香涵养为羽翼,又何处云烟不出岫?何处重山不飞越?在这样钟灵毓秀之地,耕读传家的渊源自是深厚。凤阳镇廷家洋村朱氏家族兴办学堂,于清乾隆年间筹建“陟云楼书馆”,风雨百年,除了朱氏子孙,邻近村人孩子也到此勤读。朱氏子孙共考取秀才十八人,恩科进士一人,钦赐举人一人。而千年古村西浦,更是状元故里。这个方圆不足两公里的古村落,仅缪氏家族就出了文武两状元和十八进士。在这茶香氤氲之地,我不由揣想,那寒窗苦读的漫长时日里,茶的清热除燥,宁心明目,生津止渴,醒神益思,曾经像慈爱而睿智的长者,给予那些莘莘学子以怎样的警醒、慰藉和守护?据说,南宋状元缪蟾,赴临安春试时,梓里村人就曾为他设茶宴,饮饯送行。

多才多艺的楠叔是从西浦村走出的文人,曾供职于柘荣越剧团、广播站、电影院。他说西浦自古读书风气就非常好。他还引用典故说,村里有户人家,家贫。父亲对小儿子说,你哥去念书,你就不要去了,你若一定要去,就要考上同一所学校,合用一床被子。结果兄弟俩都考上了厦门大学。

茶香袅袅,书香盈盈。古廊桥畔,清溪日夜奔流。春去秋来间,寿宁绵延的茶园上新叶旧叶换了一茬又一茬。氤氲不散的,则是那沁人心脾的缕缕茶香。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