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出戏的传承 三代人的坚守

一支笔,画眉勾眼;一袭衣,精美华丽;一段词,唱腔婉转;一出戏,乡韵悠长。

作为屏南平讲戏“非遗”传承人,已82岁高龄的张尊盟跟平讲戏打了大半辈子的交道。一招一式,一颦一蹙,一甩手、一抬头,这源自他家乡漈头村的古老剧种,早已溶入他的血脉里,顿然令人心生敬意。

平讲戏,即为用方言平话演唱的戏,以其独特的方式保留着一方百姓的乡音乡愁。屏南的平讲戏是福建闽剧的前身,清康熙年间发祥于漈头村。漈头平讲戏著名艺人张志慎于清康熙九年(1671年),举家迁至漈头下村定居,成为漈头下村之开基祖。其年轻时善演小旦,被尊称为屏南平讲戏一代宗师。由于张志慎的影响,平讲戏成为漈头张姓宗族的戏剧,一直在村族中传承。清朝中后期,屏南平讲戏一度走向繁盛。全县130多个村创办平讲班,平讲戏艺人达数千之众,成为当地最具影响的地方剧种。“东山岗,平讲班,台搭后门山,丈夫去做戏,妇女管田山,演过六月四,还有八月三。”一曲经久流传的民间歌谣,便可窥见当年屏南平讲戏的繁华时光。

此后,清末到民国期间,受乱弹、闽剧的影响,平讲戏渐渐走向衰落。新中国成立后,特别是1978年,平讲戏得到恢复,全县复办平讲班达30多个。正是这万象更新的光景里,张尊盟开始了戏曲生涯。

其实,从孩提时代起,张尊盟便与平讲戏结缘。上代人个个会唱,村里平讲班天天在练,耳濡目染间,他就爱上了这个乡韵十足的剧种。16岁起唱闽剧,19岁时县闽剧团成立,他成为其中的一员。

上台前,周月英为张尊盟整理戏服。 刘懿 摄

“那时,他演小生,俊得很。”为舞台上张尊盟的英姿所吸引,时为剧团出纳的周月英与张尊盟喜结连理,成为剧团里的一段佳缘。

婚后,俩人夫唱妇随,以剧团为家,把戏剧融入了日常生活里。一个有惊无险的故事,至今令他俩印象深刻。小女儿出生后,一满月,俩人便抱去演出。上台了,襁褓中的女儿便放在装戏服的篮子里。可下台卸妆的演员们谁也没留意到,戏服一件件扔在篮子里,直到女儿被憋醒,一声啼哭,大伙才惊觉。

“那个年代,平讲戏还是比较红火的,演出不断。”张尊盟回忆说。但由于自身原因及社会文化多样性冲击等,平讲戏再度失去市场。1985年冬,随着福建范围内最后一个平讲班——屏南四坪平讲班在困境中解散,平讲戏自此沉寂。

2006年10月,全国四平腔学术研讨会在屏南县隆重召开,平讲戏迎来转机。张尊盟与张贤楼、张贤读等十多个戏曲老艺人一起成立屏南县漈头平讲戏剧团,并发掘出平讲戏传统剧目《马匹卜驳妻》,在会议期间专场演出。张尊盟还登台出演老生,身手不减当年。

1300多个座位的影院,座无虚席。50分钟的演出,熟悉的乡音乡韵。时隔20余年,屏南平讲戏重回舞台精彩亮相,赢得了满堂喝彩,令与会全国专家学者刮目相看。

2007年8月10日至20日,应马来西亚砂拉越屏南公会邀请,屏南平讲戏业余剧团赴马来西亚文化交流,带去了平讲戏《马匹卜驳妻》《甘国宝假不第》《穆桂英闯白虎堂》等剧目大获成功,并被亲切称为“中马友谊民间文化交流的文化亲善使者”。紧接着,2008年,屏南平讲戏被列入第二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名录。

回首平讲戏新生的这一连串“好戏”,张尊盟一脸骄傲。但一个不争的事实是,包括他在内,这些老艺人年事已高,后续传承,谁来接棒?平讲戏再度陷入发展瓶颈。

为父辈对平讲戏的挚爱与坚守所感染,2016年10月,张尊盟的儿子张乾胜挑起了平讲戏剧团团长这个并不轻松的担子。

张乾胜从小在县闽剧团里长大,虽没有继承父亲衣钵,唱戏演出,但童年时的耳濡目染,那声声唱腔、招招把式,已深深烙印在他的脑海里。受此影响,初中毕业后,他开武馆、当武术教练,在传承屏南传统文化的另一条路上孜孜不倦。

授命于危难,张乾胜备感肩上的责任。他一边找市场,对接演出,一边培养学生,谋传承。在老家,他成立屏南漈头平讲戏传习所,并推动平讲戏走进校园,先后在屏南二中、漈头小学培养出40多名学生。同时,挖掘出《桐油煮粉干》《甘国宝假不第》两部平讲戏传统剧目。

《陋规案》剧照 刘懿 摄

2017年,在当地文化主管部门扶持下,张乾胜邀来导演、编剧,根据屏南戍台名将甘国宝传说故事编创大型廉政历史题材剧目《陋规案》。经数月精心编排,老中青三代艺人同台献艺,张乾胜武馆中的学生也客串跑龙套。当年11月20日,《陋规案》在屏南县文体中心首映,现场掌声雷动。此后,《陋规案》又参加了“魅力闽东戏曲展”演出,并在屏南古厦社区、长汾社区等地开展惠民演出,好评如潮。2018年11月,《陋规案》赴福州大戏院,参加第七届福建艺术节暨第27届全省戏剧会演,并一举拿下剧目、编剧、导演、音乐等四个三等奖,另有两个艺人分获表演奖二等奖、三等奖,取得了圆满成功。

“这出戏能打响,打心里高兴!”张尊盟由衷地说。

孰不知,为这出精彩剧目,这一家子已是“能出力的全出力”了:张尊盟既当顾问、艺术指导,又当演员;周月英做后勤服务,整饰服装、煮饭,还自掏腰包办伙食;张乾胜则当总协调,在县文体部门支持30多万元后仍资金短缺的情况下,他个人还垫资20多万元,撑起了这个几十号人的剧团从创作到上演的每一步运转。

执着付出,精彩收获。“观众的掌声,值了!”张乾胜感慨地说。

“平讲戏是上代人留下的宝贝,丢了可惜,一定要传承下去!”采访中,张尊盟老先生反复念叨着这句话。为着这个素朴的心愿,他还在坚守着。尽管年逾八旬,满口牙陆续“退休”。尽管刚动了心脏搭桥的大手术,药不离身。让他欣慰的是,他的两个孙子及外孙也踏上了学习平讲戏之路,甚至还能上台跑龙套。

一出戏的传承,三代人的坚守。张尊盟一家人的平讲戏故事还在延续着。虽然艰辛,但却从未停歇。唯愿这穿越历史光阴的古老剧种,能迎来更加繁花似锦的春天,留住一方文化根脉!

延伸阅读>>>

把“根”留住—— 屏南县民间文化艺术的保护之路

传统武术

文化是一座城市的灵魂,是一座城市的独特印记。

被文化部命名为“中国民间文化艺术之乡”的屏南,各种民间文化艺术交相辉映,以其浓厚的地方色彩深深扎根于群众生产、生活中,影响至今。这里不仅有闽剧源流之一的平讲戏,还有传承数百年的国家级非遗四平戏、香飘四方的红曲黄酒,绵延达千余年的传统药膳习俗、技艺非凡的双溪铁枝、堪称一绝的木拱廊桥传统营造技艺、虎虎生威的传统武术……这些民间艺术,凝聚着屏南人的文化和精气神,牵引着他们不被时光冲散。

薪火相传,文化流芳。

随着全域旅游的发展,屏南这个山城小县名扬四海,每年来此旅游的游客络绎不绝。为此,县委、县政府更加重视扶持文化事业,推动非遗传承,让这些民间艺术之花在屏南绽放得更加绚丽。

提线木偶

在文化遗产挖掘、保护、传承、申报方面,早在2001年,屏南县里成立了地方戏研究办公室,专门从事文化遗产的挖掘、保护。之后又上升为县文化遗产保护和研究办公室,由县人大常委会主任任组长、宣传部长任常务副组长。县委、县政府和宣传部几任领导,一直致力于传统文化的挖掘、保护、传承和申报工作。屏南文化遗产保护走在了全国的前列。

在传统村落的开发利用方面,屏南县结合传统村落保护,建设美丽乡村,开发乡村旅游。特别是2014年以来,县委、县政府把传统村落保护开发作为全县七项重点工作之一全力推动,并拨款100万元作为文创经费。县委、县人大常委会、县政府、县政协、县纪委等主要领导及其他县处级领导,分别牵头挂钩一个传统村落,组织保护和开发工作。

在资金和政策保障方面,屏南县成立文化遗产保护和研究办公室,调整充实文化遗产保护工作领导小组,县主要领导分别牵头挂钩一个传统村落,同时出台《促进文化创意产业发展的实施意见》《文艺精品扶持奖励办法》等指导性文件,每年安排专项预算资金1000万元,用于文创产业引导、扶持和孵化。

木拱廊桥技艺

文化艺术的保护传承,既要让文化遗产留得住,更要让遗产“活起来”。近年来,屏南县在有效保护文化遗产的同时,持续举办黄酒文化节、康里端午民俗文化节、双溪元宵灯会等节庆活动,推动文化遗产融入生产生活。

而随着民间文化艺术保护工作的深入推进,屏南县文化产业发展也渐入佳境。

浴百通公司发动多个村落村民在参与本草养生文化之乡建设中,做好本草养生产业,仅种植、包装方面,就业人员达1500多人。全县现有药膳饮食店300多家,草药经营摊点100多个,从业人员2000人。通过林正碌“人人都是艺术家”公益教学,全县10多个村落的村民、残疾人亮丽转身为乡村艺术家。在漈下村、龙潭村,村民们白天上山劳作,晚上在家画画,与外来的艺术家有了共同语言,接近了距离……一项项技艺被传承、一个个村落被复兴、一段段历史被记忆,成绩的背后,是从政府到普通百姓的不懈努力。

四平戏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