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古幽思 地上有酒泉

天若不爱酒,酒星不在天;

地若不爱酒,地应无酒泉;

天地既爱酒,爱酒不愧天。

酒徒诗仙李白的这首《月下独酌》勒石于酒泉公园。大凡爱酒之徒,提起“酒泉”市名,一定有一股暖流涌上心头。我们一行游走河西走廊,驱车从张掖出发之时,导航目的地便锁定“酒泉市西汉酒泉胜迹”,又称“酒泉公园”。

这是一座既有大汉雄风,又融合江南灵秀的园林。徘徊于历史遗迹与湖光庭院之中,不知不觉2个小时过去,计步器显示近7000步。

“西汉酒泉胜迹”广场很是气派。那口流淌了2100多年的泉水仍清澈见底,汩汩涌动,现用花岗石精雕细刻,围成一个方池,让你忍不住凭栏俯身,闻一闻远古酒香安在。

当年骠骑将军霍去病西征匈奴,大获全胜,汉武帝从长安赐酒一坛犒劳爱将,霍将军认为功劳属于全军将士,但因人多酒少,便将美酒倾倒泉中,与将士舀而共饮,“酒泉”由此得名。

广场之端,是一组花岗石雕塑,足有四、五十米宽,霍将军站在那匹心爱的汗血宝马之前,手持酒盅,与三军将士共饮庆功酒,身后是他率领的挟雷电披虹霓的金戈铁骑。

“匈奴未灭,何以家为!”如果说为五千年的中国文明史评选最为豪气的格言警句,这句出自22岁霍去病之口的肺腑之言,一定名列前茅。它曾激励了多少炎黄子孙热血沸腾,义无反顾,建功立业,醉卧沙场,马革裹尸。

霍去病23岁的一生有如灿烂的雷电霓虹,虽然短暂但足够耀眼。

一进入兰州城,就望见霍去病西征的青铜雕像矗立在黄河之畔:一匹高头大马,前肢跃起,嘶鸣声声,马背上的霍将军气宇轩昂,挥戟向西。

兰州五泉山公园也源自霍去病西征的动人传说:当年三军将士行军至此,口渴难耐,苦无水源,霍将军挥起马鞭,猛抽岩壁五鞭,顿时五道泉水一并涌出,故名五泉山。兰州的朋友告诉我们,如今,五泉山公园每天有1000多人到霍去病塑像前排队,只为了去摸一摸塑像基座上镌刻的将军名字,为的是“去病”延年益寿也。

兰州与河西四郡留下不少霍去病的胜迹,我以为酒泉故事最为动人。少年英雄在此展示了一幅壮怀激烈的画卷,2000年后,一位聊发少年狂的老英雄,把它开辟为酒泉公园。这位老英雄名叫左宗棠。

据当地学者考证:这是中国第一个由国人修建的公园。光绪五年(1879年),左公率军收复了新疆伊犁等失地,镇守肃州(现酒泉市),动用公款200两银子和自己的俸禄,修建了酒泉公园。

时年左公已近古稀,老英雄在此建公园,是受到他的老上司,即中国历史上第一位驻外使节、英国公使郭嵩焘影响。郭公使曾写信于左宗棠,推介英国海德公园建设理念,希望中国城市效仿。左宗棠征战新疆大功告成,修建公园自然有庆功之意,但选址于西汉酒泉遗迹,显然是对少年英雄霍去病的崇敬之情。

英雄自古惺惺相惜,何况这一老一少两位英雄,都是为了中华民族西部疆域的完整,一位青春勃发,奔袭数千里,直捣敌巢,平定河西,朝廷封赏,煌煌大屋,叩拜以辞:“匈奴未灭,何以家为!”一位大器晚成,须发皆白,抱着战死沙场决心,抬棺西征。那一路随行的老棺木,是征讨敌酋的犀利檄文,是三军将士的激昂战鼓,也是老将军以茫茫戈壁为终老之家的铮铮誓言。

左宗棠年轻时与霍去病一样豪气冲天,自许“文章西汉两司马,经济南阳一卧龙。”但20岁中举之后却三次进京会试皆不第,入仕无门。当然,是金子总会发光。晚年的林则徐途经长沙,指名要见隐读在家已近不惑之年的左宗棠,这便是历史上著名的“湘江夜谈”。林则徐断言:“西定新疆,舍君莫属。”并写一副对联相赠:“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趋避之。”林则徐回福建后身染重病,病榻上一再向咸丰皇帝推荐左宗棠为“绝世奇才”“非凡之才”。

如今的酒泉公园有一座古香古色的四合院,被辟为左宗棠纪念馆,更为难得的是,馆院旁的一株“左公柳”郁郁葱葱,老而弥坚,仿佛是一位老军士,为酒泉公园值守。

于右任先生上世纪30年代到此一游,诗作一首:

酒泉酒美泉香,雪山雪白山苍。

多少名王名将,几番回想,

白头醉卧沙场。

其实酒泉公园也是一座英雄公园。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