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 清 岛

天清岛如一部立体山水画册。

封面是一座大山,崖壁上题着斗大的“天下第一图”。

从游轮码头沿千岛湖边西行,不远处分岔出一条路径伸往湖心。走不多远,有一座石牌坊,上书凹刻红漆字“天清岛”,继续往前走,一座山崖迎面挡在路中央,壁立如削,上题“天下第一图”,其下镌刻八卦图。路如水流,沿山崖两侧分开,左右各自朝山后绕去。

我们往山左缓坡而上,这是一条沿湖环岛山道,山道平坦宽敞,道旁一栋栋私家别墅缘山坡临湖而立。只是寂寂无人,全都门窗紧闭,覆着薄薄的尘埃。一路上也没遇见什么人或车。拐过弯,环岛路临湖一边,往下又岔出一小截斜坡路。两旁竹树杂草芜杂,有荒落感。转过草木遮蔽的弯角,看到一辆黑色轿车,同时也看到一座别墅。屋外走道、阳台皆有木质护栏。地面也是拼铺条木。木质有些潮湿发黑。我直奔临湖阳台,想更近地看看湖,寻找那临水楼阁的感觉。经过一落地窗时,眼角掠过窗里的情景:一个粉底白纹长绸袍的男子,面窗坐在靠椅上,神态慵懒,捧着小瓷碗吃着什么。

我扶着阳台围栏看湖,看随坡往下建的楼层,看低层边上一个不规则的泳池。转身才注意到阳台有些凌乱。木地板上堆着三把生锈的铁钳。高脚木凳上放着半拆开的报纸纸包,包里摊露出水煮花生。阳台悬空横斜着几根木条,像是装修什么,做了半拉子丢下。一抬头,看到正对阳台的客厅里走来一个年轻女子,咖啡色短衣,清秀细雅,少妇模样。女子边走边问:你们干嘛?语气不太友好,急促紧张,充满戒备。没想到我们访幽探胜竟搅扰了主人,赶忙退出。湖边别墅本是安祥宁谧之地。所求无非闲适怡情,如果悬着一颗心,即便美景近在眼前,也是隔着一层。面对幽美的湖光山色,不能彻底放松地尽情享受,终是憾事。这是一户怎样的神秘人家呢?

回到环岛路,越往上走湖景越开阔。湖湾对面岛山上散落的一栋栋湖边别墅,也成为湖岸风景的一部分。别墅大多是北美风格,色彩柔和淡雅,宁谧温馨;结构精巧别致,通透空灵;人字屋顶,或三角形斜坡屋顶,上下参差,高低错落,极富立体感。原来人类建筑也不总是破坏,也可以是自然美景的点缀和映衬。别墅、山峰、湖水,如此和谐,相映相称。那份清丽秀美,让你恍然明白,什么叫“天上人间”,什么叫“如画”,那真是一幅绝美的山水画图啊!别墅静谧无人,纯净透亮,没有一丝烟尘浊气。四周草木润泽,桂花飘香。随着路转峰回,我从各个角度观赏,每一栋别墅都是自然美景与建筑艺术的完美结合。任你随意取镜,一幅幅都是美景。

最高处应该是天清岛临湖的中间点,座落着一座大酒店。酒店旁有两个高低错落的露天泳池。一个深池,一个浅池。酒店前开阔的草坪花圃,面临辽阔的蓝色湖面。湖面上波光潋滟,白鹭帆影。一条观湖长廊,立了一根根柱子,竟是一个个画框,以水天为背景,从镂空廊顶随意垂挂下一根粗大的古藤萝。藤萝花叶已掉光,灰褐色的枝蔓如龙如蛇,腾上翻下,虬曲盘绕,竟蜿蜒成一幅极简约的水墨画。想象叶茂花时,芳香缕缕,一串串硕大的花穗垂挂在绿叶藤蔓之间,深深浅浅的紫花,翩翩如蝶,轻盈如帆,紫中泛蓝,如梦如幻。而瘦长的荚果,则迎风摇曳。

酒店另一侧是一大片往下倾斜的草坡,草坡上坐着几个店里的住客。过了酒店,是林子,山崖。我知道我们绕回到了这座山崖的右侧。这时就看到了老子的《道德经》刻在如削的山崖壁上,如一部古籍在我们面前一页一页徐徐翻开,竖排隶体,字大如盘“道可道,非常道。……上善若水,水善利万物又不争。”为什么要选刻这一段呢?直到离开天清岛,我才幡然醒悟:在这里,水,清清汪汪,央央漾漾,静谧安详,盛大着却似潜隐着,不动声色,涵养了万物,包括天清岛的空灵秀丽和清寂之美。

那些天,在到处是水的千岛湖,你觉不到水,好像你已融于水中,和水一起荡漾成万顷碧波,就像置身于空气中,时刻呼吸着空气,却觉不到空气一样。只有离开千岛湖那天,逼面而来的那种尘埃感和嘈杂感,让你感到自己就像一尾鱼,被摔到岸上,艰于呼吸,难以忍受。你感受到了从未感到过的尘土味的窒息,干渴。归途上,那些山脚下的房屋,也是别墅模样,可少了清粼粼湖水的滋润和荡漾,就像趴在焦渴的泥尘中喘息。在千岛湖浸润流连了几日,好像已经不习惯岛湖之外的世界。生命真的需要水的涵养。

崖壁上的《道德经》翻到最后一页,我们又回到了“天下第一图”。

就像看完一本书,合上了封面。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