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缕飘过千年的茶香

白茶采摘 徐龙近 摄

俗话说,“开门七件事,柴米油盐酱醋茶”。茶,在人们的日常生活中,扮演着极其重要的角色。梁实秋先生在《喝茶》一文中说,“凡是有中国人的地方就有茶。”可见茶在中国人心目中的位置。

中国是茶的故园,茶叶培植、加工和饮用有着五千多年的历史。茶为国饮始于神农,有史料记载,“茶之为饮,发乎神农氏,闻于鲁周公”。我国六大茶类之一的白茶,原产在福建福鼎,那是我的故乡。福鼎地处闽东,与浙江苍南、泰顺交界,104国道、高速公路和高铁横贯而过,地理位置优越独特,其境内有世界地质公园、国家5A级风景名胜、被喻为“海上仙都”的太姥山,其自然景色与人文景观相得益彰,深受各地游客青睐和神往。太姥山旧称才山,有一老母名叫蓝姑。据《蟠桃记》记载,“尧时,有老母种蓝山中,逢道士而羽化仙去。”山因其神而名。说到太姥娘娘,就不得不说到与她有关的白茶。你如果有到过太姥山,在位于一片瓦寺旁的鸿雪洞前,一定会看见那里有一株千年老白茶母树,名叫“绿雪芽”。传说那是太姥娘娘亲手种植的白茶树,被喻为白茶始祖。远古时代,缺医少药,流传着神农日尝百草的神话传说。而在福鼎民间,则传颂着太姥娘娘施爱于民的故事。有一年,山里流行麻疹,好多小孩危在旦夕,太姥娘娘亲自采撷山上白茶叶熬成茶汤,送给他们喝下,最终病愈。太姥娘娘用白茶医治麻疹的故事便在福鼎及周边地区流传了几千年,美丽的传说总是折射着人们对远古先人的一种赞美,反映着人们心中纯朴的愿望,赋予白茶古老朴素的普世大爱与文化内涵。

福鼎盛产白茶,那是一种叶芽上分布着白色茸毛的茶叶,概因这里独特的地理区位与温良气候、优质土壤有关。陈兴华先生在《福鼎白茶》一书中说,“福鼎地势是西北高,东南低,地势呈东北、西北、西南向中部和东南沿海波状倾斜。除滨海一带有少数的小山丘、平地外,大多海拔在500至800米,乃至1000米以上。”而太姥山海拔恰好处在500米至1000米之间,因常年雨水充沛,云雾缭绕,正是适宜白茶生长的黄金区位。白茶在福鼎的种植和生产历史,据说“距今约160多年前的1857年,有柏柳乡竹头村陈焕把此茶移植家中繁植开来。又一说是柏柳乡翁溪村张吓钦发现的,传播到黄岗乡是在光绪元年,即1875年,由周开陈自后井移植来的。”当代茶界泰斗张天福生前数十年关注和研究白茶,他得出的结论是“中国白茶出自福建福鼎”。福鼎白茶以其种植土壤、雨水气温、天然萎凋和干燥等简单生产加工,造就了其自然纯正的品质,成为茶叶中的佼佼者。

“绿雪芽”白茶母树 徐龙近 摄

自古名山出好茶。太姥山是一座神山,也是一座母爱之山。因其秀拔的山脉、俏丽的景色和厚重的人文景观,培育着汇天地之灵气、汲自然之精华的白茶,而白茶也因其无色、淡雅、清香而深受人们的喜爱。作为茶中珍品,在人们的心目中,白茶宛若纤纤仙子,总是与雅趣、风韵、淡泊、隐逸等美好词汇连在一起,成为人们的喜爱。古代文人雅士喜欢喝茶,将喝茶称为品茗,而“香茗”,则是人们专为茶所取的一个好听的名字。白茶是自然的精灵,自然也是饮品中的仙子。

中国茶文化的成长和发展与茶产业相伴相随。“茶”字最早出现在唐朝,它是从“荼”字去掉中间的那一横而演变来的,就是说唐以前无“茶”字,唐以后,“茶”字才出现,这一文字的产生和变化是一个重要的历史节点,也标志着茶文化真正开始登上历史舞台。陆羽在《茶经》的开篇,就以嘉木和“精行俭德”对茶进行定性。嘉木指的是茶树的品质,“精行俭德”,专指宜茶之人。精行,即将精致行用于茶事之中。在这里,陆羽所追求的精,就是一种至善至美的心灵追求,也是一种至纯至圣的砥砺精神。因此在陆羽心目中,“精则茶有道,精则人有道。”

在我国历史上,对茶有研究的人很多,但在历朝历代的皇帝中,却是凤毛麟角,最有心得的人要数宋代皇帝宋徽宗了,他亲自撰写《大观茶论》一书,是中国所有帝王中唯一一位对茶著书的皇帝。他在《大观茶论》中不仅全面系统地论述了自己对茶的评论观点,对皇家的龙凤团茶更是赞赏有加:“本朝之兴,岁修建溪之贡,龙团凤饼,名冠天下。”徽宗皇帝还在皇宫里头亲自烹茶,让众臣们分享他的茶艺。蔡京详细记载:“宣和元年,皇上召臣蔡京、臣王黼,臣燕王俣、臣楚王似宴保和殿赐茶至全真阁上,御手注汤,擎出乳花盈面。臣等惶恐前曰:‘陛下略君臣夷等,为臣下烹调,震惕惶怖,莫敢饮之。”蔡京在这里所提到的乳花盈面,便是宋徽宗心目中所喜爱的一种名茶,即白茶,因选用的芽叶多白毫而得名,它产于福建福鼎、政和一带。宋徽宗以为白茶是茶中第一珍品,一枚嫩芽加两片嫩叶,披茸毛,显露白毫,色白如银。雪白的茶叶在茶具里冲调时上下翻腾,飘着乳花般的醉人效果。他有一首茶诗,道出对茶的品鉴力:“风霜正腊晨,早见几枝新。预荷东皇化,偷回北苑春。旗枪虽不类,荈蘖似堪伦。已有清荣谕,终难混棘蓁。(《北苑春》)南宋偏安江南时,宋理学家朱熹曾二度避地福鼎,在潋城的石湖书院授徒讲学,在太姥山结庐草堂,蛰居璇玑阁,也多以茶代酒,或会友,或论道,或穷理,不亦乐乎。据说,福鼎潋城的杨辑、桐山的高松和点头的孙调都是他的学生。

白茶晾晒 徐龙近 摄

与白茶结缘八十多年的张天福先生,生前对福鼎白茶推崇备至,他提出“俭、清、和、静”四字的茶道精神,涵盖了中国茶礼文化。俭即“勤俭朴素”、清即“清正廉明”、和即“和衷共济”、静即“宁静致远”,其中所包含的中国白茶文化的内容,阐述了白茶在人们的日常生活、工作、学习、交往以及精神追求等方面的文化内涵,充分体现了茶的品性与德行。

人世纷繁喧嚣,人性复杂多变。现实生活中人们更多地沉溺于物质追求,钟情于金钱享乐,而时常会丧失精神品质,于俗务的忙碌中忘记生命的本性与初心。不知我们因何而来,又因何而往?吴觉农教授说:“茶道是把茶视为珍贵、高尚的饮料,饮茶是一种精神上的享受,是一种艺术,或是一种修身养性的手段。”

其实,简单生活的品质是让精神世界时刻充满自由的活力,过好极简生活,就是简化奢华的物态享受,充实丰富的精神追求。学会品茗,让生命参与那些一生都不会进入的生活状态之中。正如鲁迅先生所说:“有好茶喝,会喝好茶,是一种‘清福’。”老舍先生则认为“喝茶本身是一门艺术。”他在《多鼠斋杂谈》说:“有一杯好茶,我便能万物静观皆自得。”

如今,人们越来越多地关心关注自身的健康,每每休憩之际,或独处一室,或邀三五友人,泡茶、品饮或思道,享受那缕慢慢升腾的茶香的情趣。或许,你也会这样。在闲遐时光,从繁杂的工作和生活中脱身,沉下心来,泡一杯茶,用心注视杯中茶叶,在一股热水的冲荡中,先是浮动向上,然后慢慢沉静,回归杯底,最后,有的再次悬浮半空,一根根或笔直,或倾斜,或卷曲,置于各自的位子,而更多的茶叶,则回到杯底,恢复本心,不动声色。

茶叶发芽生长于丹山碧水之间,大自然赋予它独有的灵性,采集天地灵气,拥有超然意趣,被人们喻为天地之灵魂。人们爱茶,其实更多的是注重茶的品性俭德,清廉高洁;人们爱茶,是因为茶是礼,是德,是道;人们品饮茶水,品的是它灵魂中的廉耻礼仪和清廉俭约。有人说,茶若人生,始于浓艳重彩,终于恬淡清白。在充满物欲横流的社会里,也许每个人都需要有一份如茶般淡泊宁静的心境,来维系对真善美的向往与追求,在被浸泡过的茶汤中感知原本就该有的生命的清澈。

其实,世间万物,终极是解决人的问题。狄民先生在他的一篇文章中说,“茶”字的一个妙解是:“人在草木中”,上承天灵、下接地气。因此,茶是一枚最直观的自然灵芽,也是一份最接地气的朴素饮品。我们品味那份苦涩中饱含香甜、清淡里透着金黄的茶水时,那是一种怎样的简朴和洁净,历经多少风霜雨雪,一生中惟一的奢求,只是一杯清淡高雅的汤水。确实如此,我们只有置身于那波澜起伏的茶山中,才能真正领略和体验到茶的平易近人、茶的淡定从容,还有茶的洁身自好。

白茶茶艺 徐龙近 摄

有人说:人生就像手中的这杯茶,苦涩和香气要你细细地品,深深地悟,再慢慢地悟出道来。也有人说:喝茶,其实喝的是一种心境,滤去人世浮躁,净化凡尘之心。我以为,喝茶与品茶,一字之差,谬之千里。喝一杯茶,那只是生理上的需求,只是解渴充饥而已;而品一杯茶,那是从心灵出发,寻求灵魂的慰藉,以求一份雅趣,宁静高远,悠然自在。对于茶,一些文人更是寄情抒志,将她化为诗意:“英雄前身,必是茶梗,否则不会轻煮豪论,惹人敬佩,在乱世里,同经沉浮,明乱暗冠,莫不胆颤弱懦,惟茶梗,于逆境中,不弯不曲,纵是滚水浓汤,也不于一指杯内退缩半点”。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