霞浦龙凤胎高考686和627分!父母为孩子教育“孟母三迁”,打地铺6年

虽然父母都只有小学毕业,家里也从未给他们报过任何补习班,但霞浦的一对龙凤胎却双双高考成绩破600分,弟弟汤文雄被北大生命科学院录取,姐姐汤文英被中央财经大学计算机录取。7月26日上午,联系到这对双胞胎姐弟时,他们均收到录取通知书不到两天,全家人正沉浸在金榜题名的喜悦中。

“为了让我们有好的学习环境,爸爸妈妈付出了非常多,而且他们从小就教育我们学习的重要性,潜移默化地给了我们认真学习的意识。”谈及被人称赞的高考成绩,姐弟俩说,父母的教育和付出是他们努力向上的重要力量。

“从怀孕起,就决定为了孩子进城务工”

“听说这俩孩子从小就学习特别好,弟弟还是今年的宁德市理科第一名,很多人会以为他们的父母也很有文化,谁知道他们只有小学毕业。”与文英一家同住一个小区的韦先生告诉记者,自己最近才知道小区里有一对龙凤胎超级学霸,同他一样邻居们在得知他们的家庭情况后,都对这对夫妻竖起了大拇指。

“现在真是很少见到‘寒门出状元’了,这家还一次出两个,这对夫妻肯定不简单。”韦先生说,最近小区里很多家长慕名向文英的父母“取经”。

文英的父母均来自霞浦盐田,小时候都因为家庭贫困小学毕业就被迫辍学。“没读书是我们夫妻最大的遗憾,怀孕后,我们就决定搬到县城,让孩子接受更好的教育,再苦再累不能苦了孩子学习。”妈妈姚小琴说,幼年辍学的经历让他们夫妻对孩子的教育尤为看重。

“孩子出生后,我们为了他们以后能顺利到公立学校读书,将户口迁到了亲戚名下。”姚小琴告诉记者,2001年,他和丈夫从农村来到霞浦,租住在老城区一间只有四五平米的民房里,也是在那一年,文英和文雄这对龙凤胎姐弟在这间小小的房间出生,考虑到更长远的教育,他们将户口迁进了城。

“孩子上幼儿园的钱都是借的,但依然坚持给他们买书看”

姚小琴记得,两个孩子出生后,自己做全职妈妈,全家人的生活支出全来自于丈夫汤金法在工地做水泥工的微薄收入。

“两个孩子上幼儿园的学费是一年一千五左右,借两家人才能凑齐,也没钱租更大一点的房子,那个四五平米的民房,我们一家四口人挤了12年。”姚小琴说,虽然家庭经济一度拮据到不堪回首,她和丈夫从来没有给俩孩子买过玩具,但即使在这种情况下,自己仍旧坚持给姐弟俩买儿童读本和学习用具,早早地教他们认字读书。

“那时候,一本漫画书好几元,一个写字本一元,我一个月买这些得花100多元,这对我们当时的条件来说,能拿出这些钱很不容易。”姚小琴告诉记者,姐弟俩刚满三岁,她就坚持为他们读漫画书,教他们拿笔写字,上小学时,俩孩子的识字量已经比同龄人多了不少。

“记得从他俩去小学第一天,老师在黑板上写了‘霞浦县实验小学’七个大字,问小朋友谁认识,他们俩齐刷刷举手,老师很惊讶,因为会的学生很少。”姚小琴记得,上小学后的姐弟俩就开始成绩名列前茅,学习也特别自觉,几乎不用父母操心。

曾和老汤夫妇同租民房的老张告诉记者,他对这对姐弟认真学习的样子印象颇为深刻,“上小学时房子太小,俩孩子做功课的桌子在走廊里,来来去去的人很杂很多,他们就是雷打不动,坐在座位上做作业。”

谈起俩孩子的学习,爸爸汤金法说,“俩孩子从小到大没报过任何补习班,我们俩也帮不上忙,唯一能做的就是,尽自己所能给他们提供最好的条件。”

“搬进廉租房后,爸妈在客厅打了六年地铺”

“眼看着孩子大了,不能再挤在一个房间了,而且他们也要读初中,应该给他们一个安静的学习环境。”随着孩子一天天长大,换新房成了老汤夫妇最心急的事,2012年,他们听人说,自己的条件可以申请廉租房,提交材料后,很快拿到了钥匙,从此一家人住进了如今这个只有40平米左右的家。

“搬进新家后不久,俩孩子就参加小升初考试,一个考了全县第一,一个考了全县第四。”看到俩孩子学习这么好,老汤夫妇备受鼓舞,他们决定把两个房间分给姐弟俩住,以便他们学习的时候互不打扰。

“把房间分给我们后,爸爸妈妈就在客厅打地铺,一打就是六年。”文英说,爸爸特别喜欢看电视,但这六年来,只要她和弟弟在家学习,爸爸都会关了电视或者出门去邻居家看电视,而爱玩手机的妈妈,六年来,手机大部分时间都是静音状态。

在姐弟俩的卧室里,除了一张床,就是堆到一米高的各类复习资料,两个人做作业的时候,就搬来小板凳以床当桌子。“其实只有努力,只要你努力了就会有回报,我也喜欢追剧看综艺,弟弟也爱打手游,但每当看到父母为了我们辛苦付出的样子,我们就会克制自己,全身充满了学习的动力。”文英说,这些天,家里总会来很多人请教学习方法,每次她跟弟弟的回答都几乎和上面的话一样。

“高中三年,他们每天早上6点20出门,晚上11点到家,回来后学到夜里一点才睡。高中三年,他们除了周末偶尔去楼下打打羽毛球,其余时间不是在学校就是在家学习。”谈到俩孩子的努力,汤金法说,连自己都佩服他们。

在姚小琴的眼里,俩孩子的懂事不仅表现在学习上,还表现在生活的方方面面,她告诉记者,自己患高血压、糖尿病已经有十几年了,丈夫一个月的收入总是入不敷出,俩孩子从小就特别体贴父母,花钱特别节省。

“去年,文雄去北大参加夏令营,我拿了好几百元递给他,心里想着还有点少,可他只拿了3元说,银行卡里还有奖学金。”姚小琴说,即使高考结束后,俩孩子也没有想着尽情放松自己,而是选择了当家教赚生活费。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