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安罗江:千古遗风 梦回大留

九州的风从遥远的时空中吹来,混着松林竹海间草木芳香的气息,轻拂着小桥流水、宁静悠然的村庄,穿过高低错落的马头墙,在蜿蜒曲折的巷道深处,犹如一幅美丽隽永的历史画卷,那里有鱼米街市的喧嚣,鳞次栉比的屋舍,私塾里手捧青皮书的少年郎,官道上行色匆匆的贩夫走卒、以及田野中辛勤耕种的农夫……

行走在大留这座有着千年历史的古村落中,仿佛在时空的遂道中穿行,偶尔会有些错觉,让人分不清现实与过去,这里早在旧石器时代就开始有先民繁衍生息,从唐至宋,当地的经济发展与文化教育已盛极一时,就此一朝(北南二宋)考取功名进士及第者就达10多人。

在一千多年的岁月长河中,这里曾留下许多名人的足迹和身影,因此也成就了大留村曾经辉煌灿烂的文化。这里有著名理学家朱熹流寓时课徒讲学的遗址;这里有民族英雄、爱国诗人文天祥勤王驻足时和咏的“伤心今北府,遗恨古东州”的千古绝唱。

同时这里还有朱熹高足杨复、张泳两位理学门人继承弘扬朱子学说并创作了蜚声海内外的《仪礼·旁通图》《论郊祭》《正学论》等著作名篇;这里有张观(自山)义照乾坤、精忠报国,上书皇帝阐明主战抗金的英勇事迹;这里有张过提议析长溪西乡韩阳建县并筹备输送钱粮基石的故事;这里有父子、兄弟双进士传为美谈的阮氏杰出人物;这里有反抗元朝暴政揭竿起义的布衣英雄傅贵卿的故事以及“东寨”“西寨”遗址;这里有中国历史上最后的举人、“公车上书”的参与者、福宁中学(福安一中前身)校长张如翰“乐育功深”最高褒奖题词;这里有保存较完好的古官道、烽火台、民俗宫祠、寺庙建筑、传统民居和古井群落......

无论是神秘色彩的传说,还是有文可考的历史典籍,又或是岁月遗留下来的翰墨手稿,这里的每一片青砖石瓦,每一块碑文匾额,都是一段记忆的碎片,这些碎片支撑着大留的文化脉络,向世人展示着千年古村的沧海桑田。

“此地一经名贤过,遂令山色辉古今。”今日之大留既依稀可见往日的繁荣旧貌,又随着时代的变迁,注入了新的生机与活力。大留是美丽的,美丽在青山绿水;大留是醇厚的,醇厚在古韵悠悠;大留是典雅的,典雅在翰墨留香;大留是正气的,正气在宽容博大。时间的长河无尽头,在历史的画卷上永远有新的笔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