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云山汉子

八面罗山的白云山,一条穆阳溪歇脚下汉子们劳作归来的牧歌。沿溪两岸,滴滴谷雨的鸟鸣,拨弄成乡村古韵旋律,博起耕作文明的澎湃。高昂的山峰,把千年不弃的乡音,纳入丰收意义的层层叠叠的梯田上。

站在白云山,穿透佛光,傲立于海拨之上,汉子们经历了一次次山的欢呼和山的拥抱,让土地深处的种子在山体沧桑的脊背上,种出稻穗的精神。悲壮与平凡、遥远与亲切、疼痛与欢乐、追梦与奋进,于生命思考中,一天天地走向成熟,走向未来。

迎迓白云山日出,置身于云海佛光,汉子们携一身云彩飘逸。站在山顶瞭望,为故乡展开水墨的画卷,飞檐的一角,露出红土地千年不弃的追梦。山上山下,在山茶花的香气里弥漫着古老民族的企盼,而此时,汉子们以滚烫的心情,聆听山水的默契、天地的默契、日月的默契。

携一卷田园风光,衣袖里装满了汉子们的最浓的乡愁。那明暗的浮动处,迷住山雀飞翔的踪影。此时,那钩山村月亮,濡润了余音未绝的涟漪,寻找一处天荒地老的山坡,枕一袭袅袅炊烟的摇篮曲,在大山的弯弓深邃里,让潺潺清泉流进汉子们甜美的梦乡。

于是,从山水稻作的思考之余又逾越出诸多的灵感,在天人合一的梦境走出大山的铁流。去攀登、去创造、去飞翔,从始在生命的意义中超越生命,临风傲然于广袤的白云山天地间,赐予汉子们自然与真诚的回眸。

风和雨并肩。从狮子岩到白云山,岁月荒原的亘古和万物轮回的规律,在一腔亮丽的歌喉中,点燃了八面罗山的田园风光,春播秋收。

山外有山。群山与阳光驻足的田野,汉子们走进洪荒的故事,站在盛世的版图上,以山峦起伏云峰突兀狂放不羁的风格,将命运中不断逾越的音域,表达成热血沸腾的天籁魂音;以杜鹃花和午时莲绽放的优雅,从纯朴的敬畏和感恩中,脱口而成子民神圣的心声。白云山汉子,以洪亮的阳刚音符,在山野中呐喊,在呐喊中高歌,挣红了脸,搏动了颈项,唱出一轮东方红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