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乎者也】郑家志:太姥山里的修行


刘学斌/摄

如果说人生处处是修行,那么,太姥山里的修行,一半在山一半在茶,一半修心一半修性。

修心就是使内心纯洁宁静,有个好心态,让身心获得真正的自由;修性,即是通过修炼使不变之本性减少迷悟、趋于高尚。

有道是:高山仰止,景行行止。有时候登顶与否其实并不重要,因为过程才是自己所要的修行。

我有六次登太姥山的经历,每一次际遇都不尽相同,也不是每一次都能够登顶。第一次是在大学刚毕业那会儿,初谙世事,胸怀理想,向往名山圣水,慕名而来,脚下生风,千级台阶,六十度陡坡峻岭都不在话下,直奔山顶,群峰之上,一览众山,豪情万丈。穿山越岭,或侧身或俯探或攀爬都是乐趣,爬山与冒险均可谓酣畅淋漓。初识太姥山,触景生情,那些名扬在外的九鲤朝天、仙人锯板、金猫扑鼠、独乳朝天等景观,维妙维肖,叹为观止。

太姥山的石头之绝,绝就绝在每一块石头都有生命,每一块石头无不让人哲思。有一次,和妻子站在太姥山夫妻峰前,清风拂面,山川肃穆,我们静静依偎,没有任何言语,此时此刻,正如一句诗写道:“沉默就是最好的语言”。是啊,人生如梦,过眼芳华。

关于登太姥山,我曾问在福鼎市工作了六个多年头的长者文友:“你一共登过太姥山多少次了?”他很认真地对我说:“去过九十九次了。”这一次在半山客栈里,我又很认真地问他:“加上这一次,你总该有一百次了吧?”没想到,他仍认真且坚定地对我说:“第九十九次!”我突然明白了,永远的九十九次,永远离一百就差一次,永远对自己说,登太姥山总有差一次而必须再去登临的理由。我顿悟——人的一生中,永远“只差一次”,这不就是修行吗?“登山如品人生,既是一个过程,又是一场领悟。”斯言极是!

我与太姥山结缘在山,与太姥山结识在茶。太姥山,白茶山,名山名茶,挈阔相逢,登山是修,喝茶也是修。

“海上仙都”太姥山,不但寺庙众多,而且仙道佛陀云集。黄帝时有著名的容成子,尧帝时有白茶鼻祖“太母”,唐朝时有智饶,明朝有慧明,清代有行智、秀怀、智水,等等。我不知道,在太姥山里修行的那些仙人名士,是因为幽居仙山而得以渐悟顿悟,还是因为仙山里的仙茶涤荡了一颗颗修行的心。但有一个奇特的现象,太姥山上修行之人的修炼之术大多和白茶有关。

幽居太姥山最神化的便是“太母”。“太母”原名蓝姑,尧时在太姥山上以种蓝为业。一天,偶遇鸿雪洞口荒草丛中一株与众不同、亭亭玉立的茶树,爱之惜之,育出了绿雪“仙茶”,其后代代相传,恩泽一方。又一天,一位道士途经蓝姑房子讨要一碗“浆”喝,蓝姑热情给予,道士随后授给她九转丹砂之法。蓝姑服后,在七月七日那天得道成仙,人们称之“太母”,后人称“太姥”。那碗“浆”,想必就是名闻天下的白茶吧。

白茶,素有“一年茶,三年宝,七年药”之说。蓝姑茶济众生而得以得道升天,是为修也。传说中达摩祖师发愿面壁参禅,九年不睡,还是上天把茶赏赐给了他帮他偿了愿。禅茶是为修也!

在太姥山里,茶修不仅在制茶泡茶喝茶,而且在“敬”茶。一早,从半山客栈出发,我们怀着朝圣的心情去拜谒传说的又一株古老茶树。沿着弯弯曲曲的林间山路,经过七拐八弯的山角,我们穿越石缝便是一弯豁然开朗的小天地,青龙古寺就在石缝之间,与一片瓦禅寺有异曲同工之妙。不知道是古寺守着古茶,还是茶树守着寺庙。一切就这么和谐,在山谷石缝间静静地修行,静静地等候来这里景仰膜拜的人们。我想,在千百次的拜谒中,茶和神一样,早已通灵。不然,怎么有那么多的祈愿和绵延不绝的香火,敬献给菩萨敬献给茶树?或许,白茶早就超越了人间不可割舍的饮品之物,成为修心修行普济苍生的特殊介质,树身繁衍于山里土里,精神根植于人们的心里生命里。

一株茶是敬,一群茶也是敬。在太姥山“大荒”千亩荒野茶园里,我们惊奇地发现,这里成千上万株荒野茶树,被一群爱茶敬茶之人从四面八方集中到这里生长繁殖,在大灌木的庇护下茁壮成长。它们享受着最原始生态的空间,尽情汲取大地的精华,充分而自由地生长。在晨钟暮鼓间,在云蒸霞蔚处,每一株野茶树都找到了最好的归宿,得到了最温情的照顾,开启了它们神圣而遥远的修行,它们将成为太姥山里白茶的精灵,与天地同在。

敬茶之余是为了“净心”。在绿雪芽白茶山庄,在申时茶礼中,在一番更衣沐浴、身净心静程式之后,在缥缈的茶香里,我们心清目明,遇见自己。申时到,轻柔乐曲如催眠一般,“一碗喉吻润;二碗破孤闷;三碗搜枯肠,惟有文字五千卷;四碗发轻汗,平生不平事,尽向毛孔散;五碗肌骨清;六碗通仙灵;七碗吃不得也,唯觉两腋习习清风生。”我们在半梦半醒之间,慢慢地放下身心,宠辱偕忘。此时窗外的倾盆大雨仿佛都听不到了,打在玻璃上的雨水珠帘一般,把纷纷扰扰的世界隔绝在外,我们享受一段曼妙的忘我时光。

这次踏着朝阳晨辉而来,因为繁事在身的缘故,我没能在太姥山里继续我的修行。夜幕下,太姥山一切美好的景致都被无边无际的大雾所笼罩。开车送我下山的先生穿着一袭棉麻质地的茶道衣服,沉稳而仙气十足。路上,能见度不足十米,我禁不住问他:这路您还能看得见吗?他说:“这些年,在太姥山上雾里送客人,我已经不下千次了吧,这里的每一段路每一个弯道都装在了我的心里,我们有太姥娘娘的指引,心里边的路明亮得很呢。”他像是宽慰我。

是啊,我们经历过的人生的每一段不平凡的路,相遇过的每一个与我们擦肩而过的人,邂逅过的每一场茶会茶旅,或许都是我们人生的一次美好修行。

且行且珍惜!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