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乎者也】叶子清:惹人喜爱的芫荽

秋风农民丰收节刚过,马上即到逢国庆节,今年国庆节颇又特别,中秋节与之同日,可谓双庆相逢,普天同庆双乐。星移斗转,时光飞逝。虽然瞬间时光飞跃三十多载,但当年国庆期间赴北京培训学习的情景,依然历历在目,一些往事至今难以磨灭,时时萦绕在脑海中。

那是1988年的金秋时节,国庆节期间,我有幸成为《中国妇女报》首批特约通讯员,受之邀请,赴京参加首届优秀通讯员表彰大会暨新闻报道业务培训班学习,为期十天,住宿于中组部招待所。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福安市还无芫荽,平时拌面、汤饮中的提味佐料,都是时尚香葱。大家对芫荽比较陌生。笔者第一次品尝芫荽是在首都北京,因为首次进京,难免乘着学习休息时间,游览天安门城楼、故宫、天坛、长城、圆明园、颐和园等景点。那天中午12时30分许,为了填饱肚子,迎着柔和的秋阳,走进一家国营面馆,点了一碗面条。大约过了十五分钟,服务员满脸热情地端上一碗热气腾腾的面条上来,那就是一个大海碗,足有一斤面条,我惊吓了一大跳,原来北京的一碗面,其实就是一斤面条,不像福安家乡的才三两多。而一碗饺子,同样亦是一斤的量,并非福安的10粒饺子。

只见那硕大的海碗上,一丛鲜绿的,细长锯齿状叶子铺在汤面上,汤面间显得生机盎然,顿时一股熏人的味道直扑鼻子,夹之一尝,辣、腥、冲,那浓烈刺激的腥味让人差点流出眼泪,感觉讨厌,极不适应。当时不知叫啥?作为辅料,风头似乎盖过了主面,颇有几分喧宾夺主。我将其一一从碗里挑出,剔在桌上,可它的气味早已深深地和汤汁混在一起了,无法分离,只好草草吃几口,剩下一大半碗面条,捂起鼻子走出面馆。后来一打听,方知叫芫荽(yan sui)、俗称香菜,北方人常用的佐料,跟我们南方香葱的作用一样。

或许是北方人饮食习惯使然,喜食芫荽,在培训学习的十天里,早餐除外,食堂里的菜肴大都加了芫荽,同学们吃得津津有味,我却敬而远之,小心翼翼地挑有限的、没放芫荽的菜吃。同寝室的河南洛阳同学,听我说芫荽食不习惯,脸上露出一种“真可惜,你不识这芫荽美味的”神情。

说起芫荽学名,不论北方人知道,南方人一时不清楚,可一说起它的俗称香菜,几乎无人不知、哪个不晓了。其实芫荽,还有别名叫胡荽、香荽,它为双子叶植物纲、伞形目、伞形科,是人们熟悉的提味佐料,状似芹,叶小且嫩,茎纤细,味浓郁香,有极高的营养价值。如今,它在福安非常时尚,可谓家喻户晓,拌面、汤饮、火锅中,都少不了它的影子,成为福安人难于舍弃的佐料:凉拌也好,烫料也罢,抑或面条类中点缀提味。

似水流年,弹指一挥间,转眼已过三十有二。说不清楚为什么?我与香菜结缘,从刚一接触俱怕、讨厌那怪异的味道,随着时光的推移,渐渐磨炼变得适应、喜欢。福安人开始大吃特吃芫荽时,自己也已经习惯了芫荽这怪异的香味,每次点“兰州刀削牛肉面”,都要特别吩咐师傅多加香菜佐料。而自己从小栽培、又青睐的香葱,倒是逐渐淡出了眼线、不太食用了。

而今,香菜在韩城十分时尚,自己已离不开它的美味,几乎成为自己最爱味蕾,不仅当佐料用,而且敢生吃。虽然有时嚼下香荽,就像嚼下酸甜苦辣的人生,但却苦尽甘来,方知一草一木来之不易,倍加珍惜之。

芫荽青青,香菜浓浓,一道极简、易舍的佐料菜,缄默,腥辣,质朴,犹如我们平淡中的生活。这是一种舌尖上的味道,这是一种平常的味道,这是众多人吃了一辈子的味道,为人们遮住了一路的腥风苦雨。秋阳下的香荽仍然葳蕤,秋风轻轻拂过,就像拂过逝去的年华。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