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刊》社第36届“青春诗会”启动,系列诗丛即将上市

10月22日,“诗歌海岸·青春霞浦”《诗刊》社第36届青春诗会正式启动。启动仪式在霞浦县大京沙滩举行,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中国作家协会书记处书记、副主席,著名诗人吉狄马加,福建省委常委、宣传部部长邢善萍,宁德市委书记郭锡文分别致辞。

吉狄马加向霞浦县授予“诗歌海岸”牌匾

“青春诗会”由《诗刊》社主办,开始于1980年,每年一届。舒婷、顾城、江河、西川、于坚、王家新、欧阳江河等一大批诗人都曾从这里出发,成长为中国诗坛的中坚力量,青春诗会也因此被称为中国诗坛的“黄埔军校”。

本届青春诗会的15位参会诗人是

(排名不分先后)

陈小虾 亮 子  琼瑛卓玛

芒 原  韦廷信  李松山

吴小虫  王家铭  王二冬

蒋 在  苏笑嫣  一 度

叶 丹  徐 萧  朴 耳

第36届青春诗会参会诗人合影

在启动仪式上,还进行了“青春诗会诗丛”首发式。

《诗刊》主编李少君向主办方赠书

第36届青春诗会诗丛由长江文艺出版社长江诗歌出版中心出版,是15位参会诗人的近作精选集,集中呈现了青年诗人们的美学追求和个性化的诗意表达。

本届青春诗会诗丛在印制上全面升级,首次采用了圆脊精装设计,内文则采用进口瑞典轻型纸,手感轻盈,自然清香,更显品质。

本套丛书即将全国上市。点击“长江诗歌出版中心”,可提前预定,抢先读好诗。

书籍实拍:王家铭《神像的刨花》

书籍实拍:吴小虫《花期》

  第36届青春诗会参会诗人与诗选  


陈小虾

1989年生,福建福鼎人。作品发表于《诗刊》《人民文学》《诗潮》《诗探索》等刊物。获诗探索•第三届春泥诗歌奖,参加《诗潮》首届新青年诗会。

那一夜的父亲

火柴划亮时

黑夜中吹来一阵风

他用手护住

吃力地点亮半截潮湿的烟


他深深地吸了一口

目光陷入漆黑的夜过了很久, 

又吸了一口, 

然后猛烈地咳嗽起来逆光中,

躲在门后的他,

昏暗、瘦小像只受伤的小兽


他是我的父亲那一夜,

 他也是一个刚失去母亲的孩子

//

亮子

本名李亮,1987年生,现居甘肃成县。甘肃省作家协会会员。作品见于《诗刊》《飞天》《草堂》《扬子江》《中国诗歌》《绿风》等。作品入选多种年度选本,获中国诗歌网“我们的新时代”征文优秀奖、陇南市建党97周年征文一等奖等。

黄昏里种满玫瑰

我不得不爱流向低处的河流

我也不得不爱天空中的雨夹雪


每一个黄昏里都种满玫瑰

每一个夜晚都盖上了铅被


春去冬来

大雁南飞


故乡依旧唱着歌谣

小河还是欢闹着奔跑


我只有固守村口的小路

或者初一十五的月亮


等雪花遍地开放

等狗吠穿过山梁


星星们挤在村庄的周围

人世的烟火重新把夜空点亮

//

琼瑛卓玛

本名王飞,1981年生,祖籍河北,居拉萨十余年,现供职于西藏民族大学,往来于咸阳拉萨两地,教书为生。

从前的爱情很美

从前的爱情很美

牵了手的人是可以相爱的

一生也很美,谁也不会半途而废

从前的生死很美

活着不能在一起的人,都用同一个墓碑

从前的承诺很美,等待很美

他穿的蓝布衫上题着字

我们都不用防备什么人

不用学会狠心就过了一辈子

//

芒原

本名舒显富,1981年生,云南昭通人,现为昭阳公安分局基层民警。诗作散见于《人民文学》《诗刊》《星星》《大家》等刊物。2014年参加第三届《人民文学》 新浪潮诗会,2015年获首届中国公安诗歌新人奖, 2020年获第18届“华文青年诗人奖”。著有诗集《舒显富诗选》,有诗合集《群峰之上是夏天》。

梦里追凶  

已没有对或错,是与非

更不知道,脚下是泥沼,还是磷火

假如有一天,你是一枚

人间的棋子,也不要再追问

我是谁?那个一直潜逃多年的人

悬于公堂。而梦里追凶的人,踌躇于路口

往北,遇到父亲在果园深处,捡落叶

折回,再一次往北

看见一个拼命洗着枯树根的老妪

雪白的头发,像滇东北高原的一只白鹤

再折回,又一次往东——

密密麻麻的马尾松丛林,阴翳,衰朽而多疑

尽头处,是一块爬满苔藓的光石头

他顿感身心俱疲,无从追缉

一次次地反转,他觉得那个苦苦追缉的人

有时,就斜靠在自己心室的囚椅上

歪着脑袋,一脸的满足感

多么不可思议

最后一次,穿过山谷时,空旷的

原野之上,只有一棵

时间的树

//

韦廷信

壮族,1990年出生于霞浦,福建省作家协会会员,鲁迅文学院学员。诗作见《诗刊》《诗选刊》《诗歌月刊》《民族文学》等。入选中国作家协会2018年少数民族文学重点作品扶持项目。

谒巨石

它刚来这世上时雄心勃勃

手舞足蹈

准备大干一场

一百年后,发现已无事可干

最熟悉的那一批人

百年之后都已入土

年轻的山民来来往往十分忙碌

偶尔会有几片小石块被翻动ꎬ 拉走

垒墙或盖房子

山村变成城市

城市变成更大的城市

沧海桑田,唯有它岿然不动

我在博物馆里指着眼前的一块巨石说

我们不能就此轻易下结论

它铁石心肠

你看它凹陷的地方

就知道它肯定也痛苦过

//

李松山

1980年生,河南省舞钢人,放羊为生。偶尔写诗,有作品发表在《星星》《江南诗》《诗刊》等。

两只羊 

他不知道她名字,

甚至不知道她的年龄。

两群羊在午后的河滩合为一处,

它们犄角相抵,以消除彼此的陌生感。

她不看他,她低着头翻书,

像只羊寻找可口的草。

他不说话,他用藤条敲打着石块。

夕阳快落山的时候,她合上书。

寂静的河滩响起一串银铃般的唤羊声。

他拼命抽打草地上自己的影子,

像抽打一只不够勇敢的羊。 

//

吴小虫

本名吴小龙,1984年生于山西应县,现居成都。成都文学院签约作家。在《诗刊》《人民文学》《扬子江》《文学港》《星星》《诗歌月刊》等刊物发表组诗及随笔等。曾获《都市》年度诗人奖、河南首届大观文学奖等。诗集《一生此刻》入选2018年度21世纪文学之星丛书。

夜抄维摩诘经

如果可以,我的一生

就愿在抄写的过程中

在这些字词

当我抬头,已是白发苍苍

我的一生,在一滴露水已经够了

灵魂的饱满、舒展

北风卷地,白草折断

我的一生,将在漫天的星斗

引来地上的流水

在潦草漫漶的字体

等无心的牧童于草地中辨认

或者不等,高山几何

尘埃几重,人在闹市中笑

在梦中醒来——

我的一生已经漂浮起来

进入黑暗的关口

而此刻停笔,听着虫鸣

//

王家铭

1989年生于福建。本科毕业于武汉大学,现为清华大学人文学院中文系博士研究生。有作品发表于《人民文学》《十月》《诗刊》等。曾获十月诗歌奖、三月三诗会新人奖、东荡子诗歌高校奖、全国大学生樱花诗赛一等奖等。

红树湾

——给zy 

我们循着地图来,发现海岸尚远。

黑飒飒的滩涂,偶尔闪出荧光。

红土层层涌来,但是在脚下停住。

新街只有十米远,隔开芦苇与野草。

你低头沉思,像为了记住些什么?

我想着如果是真正的海滨,

一颗星将从石堆中升起,

把我们的影子照得发白。

此外并无不同,这里的冬日

逐渐清冽。一道晨雾从你眼中消逝。

//

王二冬

本名王冬,1990年生于山东无棣。张炜工作室学员、山东省诗歌创作委员会委员,现旅居北京,系快递行业从业者。诗歌作品散见于《诗刊》《星星》《草堂》《青年作家》《作品》《西部》等。曾获第三届中国红高粱诗歌奖、第三十届樱花诗歌奖、“我向新中国献首诗”一等奖。

炉 火

温暖一个冬天, 需要几十年长成的

骨骼。从白雪中挖出,灰且暗淡

和着眼角仅剩的水分,跃入炉膛

燃烧吧,以苹果或麦子的形状舞蹈

只有这样, 我才不会过分失落

父辈们苍老的脸庞才会得到片刻喜悦

像秧苗从砖瓦缝中露出脑袋

像九月的瓜果落到地面

像我掉下的一滴泪, 刚好被春天接住

其实,终尽一生,也就是这样:

一个人可以没有熊熊大火

但至少有一丝温暖别人的火焰

而对于我,必须要有充满力量的手掌

能够托得起全部的灰烬

//

蒋在

1994年生,中国作家协会会员。英美文学硕士。诗歌见于《人民文学》《诗刊》《星星》《山花》等。诗歌入选《中国诗歌精选》《中国诗歌年鉴》等。2016年牛津大学罗德学者提名。

乌鸦落在了别家 

我住的山头 看不见雨雪

或者 来年

大雪封门是谁扣开了 枝叶的间隙

你远道而来

空无一物的思念

雪未化 花已开 


茫茫草场突然的来访

概述了我们将来不会存在的立场

陌生人

在山脚下

池塘里圈养的马

他们不说话 我也不说话

一筒水酒

一坨盐巴

一块茶

乌鸦也落在了别家

//

苏笑嫣

1992年生,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北京师范大学与鲁迅文学院合办研究生班在读。作品见于《诗刊》《人民文学》《青年文学》《民族文学》《星星》等,曾获《诗选刊》2010中国年度先锋诗歌奖、《中国诗歌》90后十佳诗人称号,出版有诗集《脊背上的花》。

少年游 

想起来,已经是很远的地方

翡冷翠的山峦起伏,旷野寂静

为了御寒,我们坐在群星下喝

一口烈酒远的地方和远的记忆,都化作最美好的事情 


时间并不会让谁打马归来

那些星星变成无数个我们曾使用的名字

那时我们离世界多么遥远

灰色的阵雨移向千万里外的波涛

月亮的潮汐扑来远天的摇摇欲坠

//

一度

本名王龙文,1980年生,安徽桐城人,现居成都。鲁迅文学院诗歌高研班学员,参加《十月》杂志第八届十月诗会。和友人主编《安徽80后诗歌档案》,著有诗集《散居徽州》。

傍晚 

江边的码头,回归安宁

这卸下嘈杂的傍晚

有着露珠一样的明亮 


远方山水离去的悲伤中

灯盏里端坐的母亲

如此安详,照亮空过的镜子

//

叶丹

1985年生于安徽省歙县,现居合肥。出版有诗集《没膝的积雪》《花园长谈》《风物拼图》。

每个县

每个县,立春之后便是雨水,然后是惊蛰。

每个县,山河齐整,飞鸟对教条免疫,疲倦之后归隐山林。

每个县,寺院洁净,僧人通透如若无物。

每个县,细雨落入量雨器,没有发出声响。

每个县,流浪的人终止逃亡,定居暮光倾洒的河畔。

每个县,青山傍流水,讲方言,不问兴亡事。

每个县,但不包括你未曾踏足过的歙县。

//

徐萧

本名徐美超,1987年生于辽宁开原,现居上海。曾获首届光华诗歌奖、第六届未名诗歌奖、黑蓝文学迷途诗歌奖、台湾道南文学奖等奖项。出版有个人诗集《白云工厂》。

与外祖一起劳作

我一直在注视他的手。紧握锄头木柄, 在挥动时

会自然地腾出一丝缝隙。

土地在他沉闷的低喝中被翻出硬块,随即又被敲碎。

一下两下,每隔三十公分, 造一个坑。

在日复一日的重复中,外祖的动作稳定而精准。

时隔多年,我再不曾目睹如此完美的劳作:

在撒下种子之后,又撒下。

//

朴耳

本名王前,1987年生,出版社编辑,现居北京。作品散见于《人民文学》《诗刊》《解放军文艺》等。

花的燃烧

河边有一株凤凰木,遮天蔽日的树冠

吐纳密集的思虑。花瓣燃起

绯红火苗,暮色加重 

有一个男人背对着河,在树下

俯身哭泣。像一个身披红色袈裟的人

代河水,向火焰忏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