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乎者也】谢宜兴:翠屏湖的黄昏(外四首)

这是一片有心事的湖水

夕晖中的山色湖光,包括晚风

都像浸泡在倾天而下的

氤氲酒色中,澄黄,温暖

有着不易察觉的晕眩

一个未饮先醉的人,眼波迷离

微风抚过的皱纹仍无法舒展

湖中岛屿是谁胸中块垒

水深水浅天阴天晴都难于释然

沉在湖底的那座千年古城

总像有一千双眼睛幽幽地

看着这一湖被囚禁的水

在它眼里,天空是荡漾的

像人心,伸出的手触摸不到

只有临水宫,经年眺望湖面

时刻想着凌波蹈水救助些什么

只有极乐寺,始终不动声色

以凝重而深邃的眼神开示你

得悟此中极乐,更有何处西天

湖山静默,老僧无语

黄昏是谁身上的一袭袈裟


金翼之家

金翼也罢,银翅也罢,一个家族

一片混生林,刻录寒暑变迁的

大小年轮,无不是时代的断面与缩影

对于移植别处的幼林,童年的家山

多是记忆,对于根深难徙的父兄

不可自拔的时间有着锋利的锯齿

鸟在林中更觉风霜之痛

一只鹧鸪劝,不如躲去不如躲去

无处躲呀哥哥,无处躲。另一只哀鸣

即使土地宅院不曾易主,丰欠盛衰

天意难凭,只有家教与智识

是内心的阳光,谁也抢不去的金子

最厚的家财是不生毒草的心田

最好的祖业是优秀的遗传基因

最佳的风水是平和的时势与人心


在双坑村看农民油画展

这些上山挖笋下河捕鱼的人

这些握锄头拉鱼网的手

现在拿起的是画笔,门上多了块

牌子,叫油画工作室

这些失去故土和老屋的远乡人

不时反刍记忆的库区移民

终于把山川农事和乡村生活

沉在水下的原乡和旧时光

借助颜料呈现在我们面前

他们告诉世界也告诉自己

大自然和乡村其实最是艺术

心里的乡愁原来可以画出来

村庄的美是值钱的

再卑微的梦想也自有价值


琥珀前洋

前洋古村,一块温润的千年琥珀

深藏在鹫峰余脉的群山怀里

民与居如列阵,一代一代向前推进

与金水溪相向而行如倒读村史

仿佛民国的教堂里还燃着星星之火

清时的月光照在雕花的木格窗上

明朝的大宅门关不住蒙童的读书声

元代的驿馆门前走来投宿的邮差

只有坍塌的两宋留下废墟一片

沿青石巷一不留神就走进乾德年间

感谢山峦与岁月的茧衣一层层包裹

闭塞贫穷成为另一种保护与成全

若非远去的时间在这里无所作为

如何等待一阵全新的雷鸣把梦唤醒


蓝田书院又闻读书声

如果不是知道文革中焚毁的蓝田书院

已经重建,在这个山凹处听见

这么琅琅的书声,一个黄昏的漫步者

怕是以为走入蒲松龄笔下或有了幻听

多么清脆的童音,翻过院墙

穿过鸟鸣的缝隙,一股清风扑面而来

仿佛庆元三年的那场春雨下在昨夜

朱子已从水口古驿登岸来到杉洋

书院名称依旧,但创建了新的

互联网教学平台和农耕社实践基地

蒙童除了读经写作习书练武

还可以体验日午除禾的辛劳与乐趣

历史旋回原处,已站上更高的台阶

可那阶蛮石的过化又要再过多少年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