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乎者也丨林慕斌:湖岸木棉红

疫情挡不住春天的脚步。东湖岸边,万木葱茏,百花争艳。黄花风铃木浸染水波,宫粉紫荆花装扮长路,星星点点的草本花儿五彩斑斓,如海潮涌动。南岸公园里独具个性的四五十株木棉树也愈加蓬勃健壮,几乎高拔于其他林木,花开灼灼,风情万千。站在小区自家窗前,远远地就能看见一树树盛开的花朵,如殷红落霞,在绿海上飘荡。走进公园,沿着弯弯曲曲的步道慢行,每隔一二百米,就看见挺立在路边的木棉树,好似身着盛装的卫士,谦恭致意,热烈相迎。

认识木棉这个树名,还是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初,在一份文学杂志上,我读到女诗人舒婷写的朦胧诗歌《致橡树》:

我如果爱你,

绝不像攀援的凌霄花,借你的高枝炫耀自己。

我如果爱你,

绝不学痴情的鸟儿,为绿荫重复单调的歌曲。

……

我必须是你近旁的一株木棉,

作为树的形象和你站在一起……

诗人通过木棉树对橡树的“告白”,发出新时代女性的独立宣言,表达对自由平等、心心相印、风雨同舟的爱情的向往。正值青春年华的我内心很受触动,憧憬满怀。那年代,在我老家农村,看到的是满山的松树、杉树,田间里的稻花、油菜花,根本看不到橡树、木棉、凌霄花之类的花木,相关图片、音像资料更是十分少见。后来成家立业,生活的奔波,工作的忙碌,少女时的一些事儿似乎也淡忘了。数十年来,我依然只记其名,未见其貌。退休之后,到老年大学国画班学花鸟画。一次,翻阅绘画资料,看到岭南画派画家黄幻吾的作品《木棉红遍岭南春》,哦,原来木棉花是这样呀!树形高大健硕,花朵艳丽而不媚俗,寒腹短识的我既羞惭又惊喜,深埋于心灵深处的年轻记忆仿佛一下子被唤醒:“我必须是你近旁的一株木棉,作为树的形象和你站在一起……”更庆幸的是,几年前,我乔迁到东湖南岸上东小区居住,就在门前的南岸公园里,我终于真切地看到一株株根紧握在地下、叶相触在云里、开满红硕的、像英勇的火炬一样花朵的高大木棉!

木棉花开,如火燃烧,热情奔放,直逼眼目,尤其是晴好日子,蓝天映衬,树更伟岸,花更娇艳,几多烂漫,几多诗意。休闲游玩、健身跑步的人们,走到树下,都会惊奇地抬头看看满树的花朵,又低头瞧瞧掷地有声,依然不褪色,保持最美姿态的一地花瓣,流连一番才继续前行。有的随即掏出手机拍上几张,发送朋友圈分享。假日,这里花如潮,人如醉。瞧,那位头戴镂空花纹太阳帽,身着民族衣裙的知性女子,手提小花篮,在木棉树下,优雅地捡着花瓣、嗅着花香,另一位女伴为她拍照,变换角度,咔嚓不停,显然是因木棉花的迷人,有备而来的,在这里,她采撷的何止是落英,是一颗永远纯美、充满梦想的少女心。那唯美的画面让我想到法国印象派大师莫奈的油画《遮阳伞的女人》。年轻的父母和天真可爱的孩子们,更是兴致盎然,争着捡起朵朵碗口大的花儿,左看右瞧,嘿,像毽子,像羽毛球,像小喇叭……就这样满心欢喜地自由玩赏,孩子们捡来花朵在草地上摆放各式各样的图案,其中一个小姑娘别出心裁,摆出一个大大的“心”,也许她想把心中的爱放大,把美丽和温暖传递给更多的人。过往人们无不驻足观赏,啧啧惊叹!不论怎样,这生命力强盛,向阳而开,笑容灿烂的木棉花,着实挑旺了人们的心灯,平淡的日子变得有暖意,有声色。

查阅相关资料,得知美丽的木棉花还有一个有爱的花语:珍惜,象征美好红火的爱情。我想,曾经女诗人也正因此作为诗的意象,抒发心中火热的爱情。而今,国内外新冠病毒疫情依然肆虐流行,自三月份以来,我们宁德也经历一场突如其来的新冠病毒,全市人们同心协力,科学应对,以宁德速度,宁德力度,有效地遏止病毒扩散。在这春和景明的时节,我们能走出家门,走进自然,呼吸新鲜空气,饱赏春光,“珍惜”的寓意更显其深情和广远:珍惜眼前的美好,珍惜身边的挚爱;热爱伟大的祖国,热爱人类赖以生存的地球家园……

举目望去,木棉花如朵朵祥云,飘在无垠的天空,红红火火,一片绚烂!

来源:闽东日报 林慕斌 

编辑:周邦在